_青子酱_

想看甜甜的数学笔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又快高考了,我仍然没弄清当年我那本数学笔记到底谁拿走了。


……拿理综的多好。

@呆(๑• . •๑) 嘿嘿……嘿嘿嘿……

王各各:

脱敏中,祁醉今天也不想当人。

循环念斗章之后摸的小师叔,小师叔我喜欢你!!!(●'◡'●)ノ❤

宇宙第一可爱的比心生日快乐!!!

王各各:

比心心生日快乐🎂

有一个推销电话打来问我,“你认不认识XX(我借网贷的同学),他是不是你儿子”。我:??????????????????
借网贷的都填的这么可怕的么,接到过问是不是XX女朋友,同学,配偶的,第一次接到问是不是他妈的……
我是该笑还是该笑……傻逼吧……你填就我号码就填吧,没必要填我是你妈啊……看不透……

画渣今日份的摸鱼,我永远喜欢白起!

请基妹接受来自画渣的爱意❤

@呆(๑• . •๑) 呆呆!!!!

王各各:

于炀,模式:帝国狼犬/童养媳。 ​​​

咸鱼祝兰酱生日快乐!🎂🎂🎂新兰永恒!

【杰园】都听你的,园丁小姐。

嗷呜~

陈尾呀:

*又是昨晚凌晨睡前半小时激情创作。
*最近遇到两个很暖杰克,等我有时间一定要写那两个真实梗
*如果有缘看见这篇的请一定要看到最后!
*早安❤️

正文:

求生者已经有两名被送上椅子飞出地图。

密码机还有三台,这一局不出意外已经是结果注定。但是杰克并不开心,面具后的眉眼紧皱,是疑惑也是不解。

地图他已经游荡一圈,除了找求生者,他还特意观察了椅子。

全部都好好的,没有被拆的痕迹。
园丁小姐,今天没来参加游戏么?
杰克心里忍不住有些失落。

他有些想念可爱的园丁小姐,那个会满地图拆他椅子,被发现后瞪大双眼,眨巴眨巴眼睛后拎起箱子就跑,像一只小松鼠,动作迅速又灵敏。

这么一想,这游戏瞬间又变得索然无趣,杰克加快步伐,直接又找到一个求生者,两爪子下去直接打倒在地,绑上椅子。
他进入雾隐状态,直接在旁边守着,等着剩下的那个求生者送上门。

艾玛躲在不远处的墙后,偷偷探出身子看。
空军被绑在椅子上无力挣扎,她满是愧疚。就因为自己的赌气没有拆椅子,要不然也许还能挣扎下来。

她又将视线转向杰克,粉嫩的下唇被她紧咬,耸耸鼻子无声的对他哼了一声。

杰克突然消失不见,但是艾玛知道他肯定就在那附近。
她蹲下身,小心翼翼向椅子靠近,不过还没走到就被杰克发现。
但是他也没看清人影,只知道有人过来。

杰克故意当作没发现,等草丛中的人一跃而起冲过来救人的时候爪子高举准备拍下去。

那熟悉的帽子跟衣着让他在半空中硬生生收住力气,强行换了个方向打在才从椅子上下来的空军身上。

艾玛都听到爪子划破空气的声音,下意识闭着眼等剧痛来袭,不过并没有。
她睁眼就看见杰克又将空军放上椅子,直接被送飞。

这个地图,已经只剩她跟杰克两个人。

艾玛愣了愣,缓过神后一言不发转头就去找地窖。杰克就跟在她身后,红光一直笼罩着她。

两个人都没说话,直到找到小木屋旁的地窖。

艾玛终究还是先忍不住,转头看向杰克,声音不自觉带着委屈。

“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嘛?”

好不容易见一面,这一次却都没怎么说上话。

有细微的风吹过,旁边的杂草随风拂动,发出碎碎声响。

杰克顿了顿,很认真的说:“有,你手受伤了么?”他语气中带着关切,“你今天都没拆椅子。”

艾玛每次游戏都特别喜欢拆他椅子,被他抓住还会笑得一脸绚烂,假装很抱歉对他说:“对不起呀杰克先生,又把你椅子拆完啦。”

之前杰克骗她说椅子拆了给他修好,要不然他每次收拾很麻烦的,其实就是觉得她有趣,找了个借口让她留下来多陪陪他罢了。

在以前椅子坏了的时候,都是其他监管者修。
让他来?做梦吧。

艾玛深深吸了口气,她看不见杰克面具后的表情,但是从他的眼睛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在很认真问这个问题。

可是她不拆椅子跟这个完全没有关系!!!

“我听律师说,上周你抱了医生呀?”艾玛犹豫片刻,还是吞吞吐吐说出来,神色有些别扭,眼睛没敢看他,低头看自己的鞋尖跟旁边的杂草。

“嗯?”杰克对其他人的事没怎么关心,他的生活已经长时间过于无趣机械化,只有这个园丁偶然到来带来另一丝曙光。

“你不是说好了只抱我的么。”艾玛声音很低犹如蚊吟,但在这安静的地方清晰传入杰克耳里。

艾玛还是没有抬头,也没有得到杰克回复。心里正在沮丧却突然被一把抱起。

她下意识搂住他脖子,仰头看着他。
两个人视线相对,他眼里的笑,喉咙里发出的愉悦笑声,让她害臊把头埋在他脖颈处。

“那是失误。”艾玛一提杰克就想起来了,“因为知道你喜欢玫瑰手帐,所以我一直带在身上。”
如果在游戏场上遇到了她,那他一定会抱着全程抱着她游荡整个地图。

“因为之前以为你没来,所以我收起来。”刚刚他又拿出来佩戴在身后腰侧,“我的公主抱只会属于你一个人。”抱医生纯属他忘记自己佩戴了玫瑰,在抱起她的第一瞬间就将她扔下去。

“除此之外,我从未抱过除你之外的任何人。”他还因此最近被人批评太过残忍,总是不把受伤者放在椅子上送回去,让他们跪在地上流血而回。

他一解释艾玛头就埋的更深,恨不得整个人缩成一团,脸颊红得滴血。

“我没想到艾玛你会因此而吃醋。”杰克感慨,“我很开心。”

因为她在乎,所以才会吃醋。
这个认知让他不由得想哼小曲儿。

艾玛今天不拆椅子就是因为生气,当她从律师那里得知消息后心里就开始寡欢。
只要一想到杰克抱了其他人,心里就会忍不住的不开心。

明明是她的杰克先生,属于她跟他的约定,独一无二。

艾玛伸手小心却又力气极大捏紧他的衣服,鼓起勇气抬头直视他,脸上全是慎重还有认真。

“那杰克以后能不能别抱其他人?”
她一想到杰克先生就会心跳加速,不是游戏的时候遇到监督者的警告,就是看见他,想起他就会忍不住。

她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,但是她想遵从自己的本心。
她想争取一下,为自己那股难以言齿的占有欲。

杰克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她。面具后的眼幽深。
艾玛唇抿成一条直线,等着他的回答。

“你闭上眼。”杰克开口,声线突然压低。
艾玛条件反射执行了他的回答,眼睫毛黑而浓密,一直在微微颤抖。

直到冰凉的唇印上来,她惊得瞬间睁开眼。

杰克已经离开,但是面具已经掀开一角,露出他的下颔还有唇。

“都听你的。”杰克优雅的缓缓将面具重新戴回去。

我亲爱的园丁小姐,都听你的。
我本就只愿意抱你一人。








❤️❤️❤️高亮:啊啊啊啊啊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能不能为我这篇文章点个小心心啊http://chenweiya562.lofter.com/post/1f6a55cf_12ae3deb【点不开的话点进主页杰园第二篇玫瑰那个!跪谢TUT】

才发现有活动,我也想要周边礼包!如果有不嫌弃我渣文笔文风的!可以点cp我写呀!不过杰园不拆!!!其他都可以!!